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不要让上调印花税成为股市毁灭的种子  

2007-05-30 09:12: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市场盛传已久,并被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严肃辟谣的上调印花税的传闻终于变成了现实。据新华社报道: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决定从2007年5月30日起,调整证券(股票)交易印花税税率,由现行1‰调整为3‰。这是继4月29日央行提高准备金、5月18日央行加息及再次提高之后准备金后,政府采取的直接针对股市过热的调控措施,频率之繁,力度之大,前所未有,表明中央对股市过热的担忧已经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

 

曾任美国首席大法官的约翰.马歇尔曾经说过:“征税的权力事关毁灭的权力。”从中国股市的历史来看,曾经六次调整印花税,其中五次下调税率,挽救奄奄一息的股市,属于政府的“扶持之手”。从市场的实际反应来看,政策效果并不明显,股市的人气和信心并没有得到恢复。倒是每一次上调,股市都会做出剧烈反应:1992年6月12日,国家决定按3%的税率缴纳印花税,虽然当天指数并没有反应剧烈,但随后指数在盘整一个月后即掉头向下,一路从1100多点跌到300多点,跌幅超过70%。1997年5月10日财政部将股票交易印花税由千分之三上调到千分之五,却成为股市发展的历史拐点,自上调印花税的第二天起,政策效应开始发力,股市开始了急速下挫,在三个月之内股市跌幅高达50%,威力之猛至今令人心有余悸。

 

这次上调印花税,和1997年调整的历史背景有很大的相似之处,股市火热,交易旺盛,政府的喊话屡屡失效。无论是央行提高准备金,还是之后采取的再次提准备、加息和扩大汇率浮动空间等“三率”联动的间接调控措施,都未能遏制股市屡创新高的势头,市场股市仍然在高歌猛进中不断创造着新的成交记录,开户人数突破1亿大关。在货币政策失灵的情况下,政府采取了行政干预色彩更浓的财政政策——上调印花税,政府的决心和姿态已不容怀疑,但我个人认为,无论是政府出台政策的动机,还是调控目标,都不会造成97年那样的政策效应,上调印花税对股市短期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从长期来看,影响有限,不会成为股市发展的历史拐点。

 

从总体上说,股市无论在外部环境、制度建设、市场容量还是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已经非97年的时候可以相提并论,股市目前的发展态势也是管理层乐于看到的,是和宏观经济的基本面正相关的。但是,对一个长期处于熊市中的市场而言,反弹性上涨过程中伴生的投机过度和内幕交易等行为一般会呈现几何指数增长,对此打击不力,将会成为市场发展的瘟疫。而且应当看到,从2005年底启动以来,股市已经基本没有任何调整的从998点狂奔到4300多点,可以说是用百米的速度跑完了马拉松,这种狂奔行为对于股市的长期发展显然没有任何好处,将会在短期内耗尽全部的做多动能,引起股市的暴涨暴跌,打击目前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投资者信心,也容易给境外投机资本以可乘之机,资本市场改革的成果将付诸东流。从这个角度而言,政府目前采取的任何措施,尽管有很多商榷和争议的地方,但从价值判断而言,毫无疑义不是为了毁灭市场,而是为了市场更持久更健康的发展,是扶持之手而不是毁灭之手。

 

另外,应该看到,这次上调印花税,其实是政府表示自己的愤怒和不满。从4月29日央行上调准备金以来,市场和政府政策对着干的局面非常明显,任何利空都被解读为利好,市场和政府博弈的心态跃然,政策遭遇“死也不卖”的尴尬境地,这对于一个威权主义的政府而言显然是一种挑战。政府就像一个斗牛士,手中的政策如同那块晃动的红布,不过,被激怒的不是公牛,而是政府。从政策的频率来看,从4月29日开始,政府如同被激怒的公牛,天女散花一样用政策利剑刺向市场,信心不足和慌乱,以及心态的失落是显然的,中国格言说得好:“当大象过桥时,你停下来让其先过去是明智的。”从这个角度而言,即使从“给面子”的角度而言,市场的短期调整已不可避免,通过上调印花税这把直扑面门的刺拳,让自信膨胀的股民鼻青脸肿,增加交易费用,抑制市场短线交易行为和投机气氛过度膨胀,避免市场失控,重树政府权威。

 

但是,正如诺斯的国家悖论所言,国家的存在是经济增长的关键,然而国家又是经济衰退的根源。对于中国股市而言,政府实在是一种尴尬的存在,蜚声中外的“政策市”让股市一度成为投资者烧钱的祭坛,而不是分享经济增长的盛宴。中国股市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政府炫耀武力般的无处不在,父爱主义的泛滥。中国的股民也许是世界上最可怜的股民,要和庄家博弈,要和市场博弈,还要和政府不期而至的“关怀”博弈,股市赔钱了还要回家和老婆博弈,这是很累的,在一个永远有着政府阴影的市场,投资者的行为永远是短期和非理性的。管理层应当看到,股市的维持与增长与能够维系投资者信心的强大监管体系紧密相关,和对违法行为惩治的及时和有效是最相关的。尽管在一个缺乏强大的强制性法律框架的环境下,市场仍然能够崛起,但是,如果没有那些能够减少市场崩溃风险的强制性法律,那么市场就不能最优地运行,也不能得到充分的发展。我希望中国政府拿出壮士断臂的勇气和决心,最终退出市场,安心做好监管和制度建设,市场自会恢复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