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非法金融”整顿风暴与私募基金的命运  

2007-07-17 17:2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头大哥被抓,给股市业已形成的“自然秩序”的冲击是显而易见的,一些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博克或者宣布“停博”,或者声明不再“荐股”。在带头大哥面临被“解去开封府,吩咐滕府尹好生推问,勘理明白处决”的命运的时刻,这些“草根”英雄的理性选择是可以理解的。在全国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局提出严厉打击“非法金融”活动的背景下,带头大哥的被抓,除了对这些网络英雄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之外,对多年以来一直处于灰色地带的“私募基金”可能面临的命运,无疑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我想从国家金融政策和制度变迁的角度做一些解读。

 

正如笔者在《是谁把带头大哥推上了神坛》中所指出的,带头大哥作为一种现象,一种流行,一种神话,其走红绝非偶然,而是投资者面临得“制度土壤”使然。与其说带头大哥的存在是股民“群氓心理”的作祟,不如说是中国正统证券投资秩序失败的一个范例。在“官办”的证券分析人士公信力江河日下,投资者饱受这些有“牌照”的黑嘴欺骗的情况下,除了转而依靠这些草莽英雄,还能有什么渠道通过股市“分享经济增长的成果”?所谓逼上梁山,正是这些在主流的或官方的信息渠道里无从获得“正义”的股民们,万般无奈,只得诉诸于自力救济,靠这些不被官方认可的大哥们来获取投资秘方,悲壮乎,愚昧乎?

 

私募基金的存在,情同此理。如果说带头大哥等通过网络收取“交易费用”的行为在官方法律秩序里被完全否定的话,私募基金则属于一个在法律上非常模糊的地带。在我国,私募基金作为一种非公开宣传的,私下向特定投资者募集资金进行证券投资的集合投资形式,从2000年开始进入公众视野以来,对其的争论就没有停止过。特别是中国股市这轮大牛市启动以来,私募基金更是成为资本市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据保守估计,以“工作室”、投资咨询公司和“精英型”地下基金等存在的私募基金的资金量远远超过了万亿之巨。

 

由于私募基金没有合法的地位,其产生的种种消极影响不言自明。不少私募基金公司身份不明,缺乏监督,也没有一定的内部控制机制,其操作手法往往以“坐庄”为主,操纵股价,铤而走险。有些私募基金与证券公司联手,以股票做抵押,从银行套取二倍甚至三倍的资金进行炒做,随时有可能冲击我国目前还不太健全的金融市场,容易造成金融不稳定甚至动荡。而且,类似“代客理财”形式的私募基金目前已产生大量的诈骗等纠纷,吃亏的都是投资者,甚至也不排除一些非法收入利用私募基金洗钱。特别是这轮牛市以来,私募基金对国家金融政策的“对冲”作用引起了大家的广泛关注,在股市这轮的疯涨,如果没有私募基金的炒做,是不可想象的。

 

对于这些完全由市场的需求而自发成长起来的机构,由于其存在前述诸多的问题,缺少“准生证”,其游资性质非常明显,多年以来,金融界人士一直呼吁让其“阳光化”,让他们浮出水面,便于管理,证监会等有关部门也一直在研究私募合法化的问题,一度甚至传说已经有了管理草案,但一如有些法律的出台,“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这种政策方面的“迟疑”,反应了中国私募基金制度“形成路径”的悲哀:越缺少规范越容易出问题,问题出现越多则规范越难,监管机关就越慎重。禁止倾向就越明显,规范缺位,发展混乱,我国私募领域的制度规范就这样恶性循环。

 

在带头大哥被控制以后,业界很多人担心私募基金的命运。我们看到,全国人大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局在答新华社记者问的时候指出,从事证券、证券投资基金、期货投资咨询、与证券交易、证券投资活动有关的财务顾问证券投资基金募集、管理必须得到中国证监会的批准,否则被视为非法。并且对于处于地下状态的私募基金指出:地下基金“都是以基金的形式进行敛财活动,它们大都无固定场所、地点,主要以网络、电话等媒介,以发展会员传销等方式进行地下犯罪活动,资金存取、转移全都通过“一卡通”银行账户进行。其突出特征是:以高额回报为诱饵,有的以传销为手段,以境外“基金”为幌子,以互联网为载体,是一种新形式的违法犯罪活动。”

 

对于法工委和国务院法制局的“新政”,如何解读,事关数额庞大的私募基金的命运。客观地讲,由于我国资本市场的不规范,一些所谓的私募行为确实为害非浅,给国家金融秩序造成了很大的危害,私募基金之所以造成了了很大的危害,不是因为法律规定了他的地位,恰恰是因为无法可依造成的。在我国资本市场全面转型和制度变迁的过程中,证监会提出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而纵观国外发达资本市场,机构投资者都是私募活动的最重要参与者。因此,业界一直呼吁对私募基金进行规范而不要采取取缔等非理性措施。正因为此,法工委和法制局关于私募基金的解答显然不是全盘否定强制取缔。正如前面所言,我国大量存在的私募基金,除了上述所言的“地下基金”以外,绝大部分以投资咨询公司形式存在,有一部分“寄生”于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合法的机构中,对这一部分私募基金,显然不是国家政策打击的对象,政策打击的重点一是没有得到证监会批准的,二是没有固定地点的机构。这两种形式存在的私募基金,由于完全游离于监管之外,对于我们这么一个金融体系很脆弱的国家而言,对其取缔合情合理,这应该是理解法工委和国务院法制局政策的核心。

 

管理层的意图很明白,在取缔“地下基金”的同时,对大量的非规范的“私募基金”进行规范,也就是业界一直所谓的“阳光化”。从目前的法律体系来看,由于我国新《公司法》、《证券法》已经明确规定了私募制度,新修订的《合伙企业法》也引入了“有限合伙”制度,加上《信托法》的依托,在现有的制度体系内,完全可以解决私募基金合法化的问题。目前需要做的,一是证监会对所有的私募基金的现状进行调查,明确政策意图,二是通过出台部门规章,确立私募基金基本规则,明确限制私募发行的募集对象、募集人数、募集金额和流动性等。

 

因此,带头大哥的“倒掉”,并非私募基金发展的“末日”,而是其“阳关化”,纳入正统监管体系的重要契机,无论对投资者还是私募基金的发起人而言,这样的结局,都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多赢的“均衡”。

 

(南方人物周刊专栏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