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民间信贷”合法化:一个竞争的视角  

2008-11-18 10:27: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媒体报道,由央行起草的《放贷人条例》草案已经提交国务院法制办,这样,长期游离于主流金融体系之外的“民间借贷”终于有望在国家立法层面取得合法的身份。如果《条例》获得通过,将在某种程度上改变正规金融和地下金融“双轨”运行的格局,无疑是中国信贷史上一个里程碑事件。

 

如果我们审视世界金融史,其实,民间信贷有着远比国办银行悠久很多的历史,这在中外概莫能外。无论是驰名中外的山西的钱庄,还是欧美的大多数商业银行,甚至包括美联储,就产权而言都属于私人资本。但在中国,长期以来,官办的银行垄断了所有的信贷业务,但这种垄断局面既没有造就中国银行业足以傲视世界的竞争力,更没有在制度上给各类经济体的发展设计足额的信贷产品,特别是不原意给急需资金的中小企业授予信用,呈现出自身诸多的功能性缺陷。那些无法从主流的金融机构中获得信用认可的人们,只能求助于游离于法定金融系统之外的地下机构。

 

这样的制度逻辑,使我国融资的宏观环境一直呈现一个不能自圆其说的扭曲状态:一方面大量的中小企业因得不到信贷而呈现出对资金的极度渴求,另一方面却又将民间信贷视为金融秩序的紊乱之源而成为打击的对象。结果是合法的金融体系因为缺乏竞争而面临经营风险,“地下金融”因缺乏监管而处于灰色地带,总是与混乱、无序、地下工作者联系,与各种形式的非法集资纠缠,与欺诈、违约和高利贷为伍,给国家金融秩序造成了很大的损害,反而推高了中国金融的整体系统风险。因此,通过“招安”巨额的“地下金融”并将其纳入合法的金融体系,无论是对提升金融业的竞争态势,还是预防监管的风险,都是一个“双赢”的举措。

 

但长期以来,我们在立法上有明显的“风险厌恶”倾向,这造成了民间信贷悲哀的制度形成路径:越缺少规范越容易出问题,问题出现越多则规范越难,监管机关就越慎重。禁止倾向就越明显,规范缺位,发展混乱,我国民间信贷的立法步伐就这样恶性循环。同时,主流信贷机构因为担心垄断局面打破也拖延了民间信贷合法化的步伐。因此,这次金融危机引发的中小企业失血倒闭潮,显然迫使垄断的信贷机构做出让步,从而成为“地下金融”合法化的一个外在的契机。

 

其实,早在今年7月开始,浙江根据央行发布的《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逐步开展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举措,可以视为“民间信贷”合法化的先声。但需要指出,从已经透露出的《条例》的条款内容看,绝非媒体报道的意味着将“高利贷”等地下钱庄统统纳入主流的金融秩序。《条例》规定放贷的钱必须是自有资金,严禁吸收存款,以区别于非法集资和地下钱庄;从利率来看,规定借贷利率不能超过基准利率的4倍,又区别于那些高利贷机构。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将非法集资和地下钱庄之外的大部分“民间信贷”给予法律层面的认可,这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条例》将民间借贷的主要面向中小企业和农民。这种定位和设计似乎和被称为“穷人的银行家”的尤努斯创办的专注于向最穷苦的孟加拉人提供小额贷款格莱珉银行相似。这种制度设计,一方面可能避免对官办银行传统客户群的冲击;另一方面,又能满足那些在官办银行无法获得信用的“穷人”获得足够的资金。从这个角度而言,就破除银行业的垄断而言,《条例》的意义只能是象征意义的,将官办银行不原意从事的给信用等级低下的穷人和中小企业的信贷业务寄托于民间信贷,似乎可以解读为民间信贷为获取合法地位而必须支付的“对价”而不是特权。

 

行文至此,我们可以看出,如果《条例》获得通过,也只能是在金融危机的特定历史背景下,为解救处于融资困境的中小企业而被迫将“民间信贷”纳入合法体系的一种尝试。因为对于中小企业的信贷市场,从来没有任何一个银行愿意去垄断,切不可给这种举措给予过高的评价和解读。但是,也应该看到,对“民间信贷”的合法化,《条例》尽管字里行间显得小心翼翼,但起码已经迈出了很重要的一步,而且是打破坚冰的最关键性的一步,这在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庞大的灰色地带的民间信贷机构的情绪。我们希望这不是国家在困难时候利用“民间信贷”的一个临时性举措,而是“民间信贷”正式合法化的一个好的开始。

 

尤怒斯认为,借货是一项基本的人权。按照这个金融哲学,“民间信贷”的合法化让其恢复了合法的人格。但考虑到“民间信贷”数十年长期游离于主流秩序之外,“民间信贷”机构本身的情况非常复杂,需要一个全盘性的设计和利益的博弈与妥协,对其合法化需要较长一段时期才能形成,而中国金融法治的知识谱系及其缺陷更是决定了在中国进行这种努力的艰辛不易。

 

因此,我们不能一开始对“民间信贷”打破信贷业务的垄断局面期待太多,更不能对“民间信贷”对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的解决有不现实的期待。如果将中小企业信贷难的解决的灵丹妙药寄托在“民间信贷”的合法化上面,则不但害了中小企业,亦对刚刚破冰的“合法之旅”会产生幻觉般的期待。

 

(东方早报11月18日社论)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