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地方“投资热”将进一步拉大地区差距  

2008-11-25 08:52: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十条”系列评论之六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自国务院提出4万亿元经济刺激方案后,地方政府投资热情空前,一周之内,各地政府纷纷宣布大规模投资计划,据统计,目前各省市的投资总额已经超过10万亿元,远超国务院设想的拉动地方和社会投资规模达到4万亿元的目标。

 

形势的确喜人,对于拥有庞大财政盈余和外汇储备的中国而言,只要公共政策应对得当,我们不仅可以安度危机,甚至,可以抓住全球经济低迷的周期,下决心解决经济发展中积累的深层问题,完成经济模式的转型和产业升级,为中国经济的未来打下一个坚实的民生基础、产业基础和体制基础,各地响应中央的号召,很快提出巨额投资蓝图,令人欣慰。

 

但中国当代经济史告诉我们,政府每一次“对冲”经济周期的扩张性政策,如果不能科学估计负面效应,其后遗症对经济的杀伤力不容小视,1998年积极财政政策造成的中国经济多方面的失衡症状,大概需要几代人去消化。因此,面对中央政策带动下的地方政府投资热潮,大方向无疑值得肯定,但不能不以历史为鉴,对可能引发的各种问题予以高度重视,防患于未然,彻底走出“一方面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又在制造更大问题”的发展误区。

 

我们知道,中国经济的一个典型特征是其“非均衡”,表现在经济与环境的失衡,城乡之间的失衡,东西部发展的失衡,收入分配的失衡等,这也是科学发展观着力统筹解决的核心问题。“国十条”在维护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根本宗旨显然在于解决中国经济的“非均衡”状态,达到经济元素之间的和谐状态。

 

基于此逻辑,结合目前的信息数据和各地方财力,我们认为,对本轮地方投资热潮,首先要警惕的是拉大东部和中西部之间已经失衡的状态,而区域差距的拉大,对于中国经济持久健康发展的抑制效应,已经让我们大吃苦头。这样,无论地方投资的重点是基础设施,还是民生,在中央投资有限的情况下,如何避免地方投资进一步拉大区域经济失衡的状态,不仅考验地方政府的执政能力,更考验中央政府在公共政策方面的考量和智慧。

 

从各省目前公布的数据看,除了云南报出的“5年共投资约3万亿元”让人诧异之外,其他各省区报出的数字,比如,广东2.3万亿,上海8000亿,北京1万亿,河北5889亿,吉林4000亿,海南2070亿等等,基本和其经济实力吻合。西北五省和西藏目前还没有看到具体的数据,但肯定和广东、上海等经济大省市不敢相提并论。这样,如果这些投资落实到位,我们可以想象,5年之后,东部经济大省和中西部的差距和失衡状态不仅没有缩小,反而肯定会进一步拉大,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加减运算,如果再考虑投资的乘数效应,也许差距更大。

 

如果从民生的历史欠账而言,经济落后地区的状况远远比东部发达地区严重,在基础设施和住房等社会保障体系方面,更是有明显的差距。中西部需要利用这次中央投资的机会弥补差距,而不是进一步加大,这应是“国十条”的应有之义。而要改变这种区域的失衡状态,在西部财政紧缺、政府和民间融资空间有限的情况下,显然难以靠自身来解决。

 

“国十条”的基本指导方针是全国一盘棋,促增长,促转型。这不仅在政策层面,在资金的配置方面尤为重要。从资金来源看,“国十条”确定的4万亿投资,基本有三个来源:一是中央财政投资,大概不会超过1/3,中央可以通过发行国债来解决;二是地方政府的投入,这笔钱怎么来显然很关键;三是银行贷款以及民间投资。就地方政府需要跟进的资金而言,尽管目前各地宣布了庞大的投资计划,但究竟有没有这笔钱,或者这笔钱怎么来,的确是问题的关键。而从地方政府的融资能力来看,在地方政府不允许发债的情况下,除了预算外的土地收入,最大的可能仍然是银行贷款,而如果地方政府争相攀比,通过银行贷款融资,则中西部引发银行坏账的可能性显然很大。

 

不可否认,东部投资对于短期GDP增长的意义远比中西部重要,但就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而论,这种区域失衡的状态影响中国经济的未来,对此应早做预案。最有效的办法当然是中央在资金投入方面区别对待,“有保有压”,在资金和项目上向中西部倾斜,增加其造血功能。特别在铁路等基础设施的建设方面,一定先要改变规划本身的“失衡”。在政策层面,应该从税收优惠等方面加大东部产业向西部转移的步伐,同时引导东部的资金流向西部。就投资的空间区域而言,应站在中国经济全局的高度鼓励打破区域,对于东部跨区域的投资,无论是政府投资,还是民间资本,在政治和经济层面都应该有相应的成绩回应。这样,一方面可避免区域失衡的进一步加大;另一方面,也可以避免西部地区为了争相攀比,而让银行和政府背上沉重的包袱,制造新的不稳定根源。

 

(为南方都市报撰写的11月25日的社论)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