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美国金融救助法案将揭开“千年未有之变局”  

2008-10-06 10:55: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日凌晨,我坐在电脑桌前,等待着美国众院对“金融救助法案”的再次投票结果,第一次感受到全球化距离我们是如此之近:在地球另一端汹涌的金融海啸,打湿了多少中国人的心情和鼠标!

 

在“稳定压倒一切”的压力下,美国人这一次没有再让整个世界焦虑和不安,众议院以263票赞成、171票反对的较大优势通过了经参议院修订过的救市计划。但曲折的出台过程和期间复杂的博弈让这次金融风暴的数据和图景越来越清晰,这确实是一次考验全人类智慧的百年不遇的金融崩溃,美国人引以为荣的最强大金融制度几乎解体。但是,总额高达8500亿美元的金融救助计划对美国人而言绝对是一个痛苦的选择。“历史的坏脾气”告诉他们,如果不出手救助金融机构,30年代的大萧条必将重现,这个历史责任谁也承担不起;但8500亿美国的救助计划究竟能对防止美国经济起到多大的作用,金融危机的窟窿到底有多大,朝野各界谁也没有信心。这正是金融救助法案出台历经反复的主要原因。

 

几经博弈和修改,“救助法案”已经不再是单纯救助华尔街金融巨头的“流氓的盛宴”,而成为体现各个阶层利益的“经济稳定法案”。其核心内容是授权政府购买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以缓解信贷紧缩局面,从而避免金融危机恶化,防止经济陷入衰退。因此,金融救助法案的通过,只是“救急”的开始,实施法案是必须的,但结果如何,未来是否需要下更大的猛药,只能等待市场本身给出的答案。千万不能夸大其效果或对其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它只是美国政府为应对金融危机开出的应急措施,主要是防止美国金融体系走向崩溃,并非化解所有金融和经济问题的“灵丹妙药”。美国人从来不认为政府的救助方案具有什么神奇的威力,在这一点上,我记得一位美国的国会议员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深知我的国家,她能平静的支持任何事情,但金融危机除外。”

 

尽管“救助法案”的初衷在于防止实体经济的衰退,但很显然,危机已经给美国的实体经济的未来走向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影响。美国摩根士丹利公司亚洲区主席斯蒂芬·罗奇日前在美国《时代》杂志上撰文指出,迄今为止,美国次贷危机对金融机构造成的直接损失已显现了65,但危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只显现了20,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则仅显现了10%。他预计,美国次贷危机的不利影响将很可能延续到2009,甚至2010年。因此,就美国本身的经济结构和消费结构来看,金融救助法案并不能改变美国住房市场的持续下滑和消费萎缩这一根本性问题,因此,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巴菲特在内的很多权威人士几乎一致认为,美国经济的衰退将不可避免。巴菲特在接受美国公共电视网采访时说言:“在我成年以来,我还没有见过人们对于经济前景如此充满不安。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经济还将进一步走向衰退。”

 

中国作为持有美元债券最多的国家,金融危机显然对中国的影响是直接而重大的。关注美国金融风暴和经济的走向,恰当评估金融救助方案的效果,并积极主动的思考应对之策,直接关系到中国在美国巨额投资的安全和中国经济的未来,防止将之将演化成“美国的金融危机,中国的经济灾难”。显然,我们需要应对的不仅仅是由于美国金融危机而造成的在美国直接投资的损失,以及中国金融机构本身的系统性传染风险说导致的金融安全问题,而更要应对因金融危机导致美国经济衰退而对中国实体经济造成的影响,必须两线作战,两手准备。

 

而以人民银行为代表的中国金融监管部门的应对显然不能令国人满意。中国巨额的投资究竟损失如何,为了减少损失,我们采取了那些应对措施,民众一无所知。作为这次金融危机的可能损失最大债权人,中国没有在美国金融救助法案的通过中主动积极的博弈,而是采取“绥靖政策”,消极应对,似乎很怕激怒美国这个欠我们巨额债务的“洋白劳”,甚至幻想通过欧盟等给美国施加压力而“搭便车”,甚至一度放弃外汇投资安全第一的原则想“抄底”华尔街。如果清醒一点,我们应该看到,已经通过的救助方案如果通过发债的方式来解决资金来源的话,我们无疑将面临美元债券贬值和通货膨胀的风险,如果我们继续不在美国救助方案的具体实施细则制定的时候,丢失话语权,在投资回报不要求合理补偿的话,很可能会出现美国人去救市,中国买单的局面。

 

对于美国金融危机通过“蝴蝶效应”是否传导给另外中国,中国人民银行的发言人今天指出两点:一是中国金融体系是稳健的、安全的,二是为了避免和减少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人民银行和有关监管部门已经制定了各项应对预案。但是,我们也应当看出,如同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一样,中国金融机构本身没有发生危机,仍然源于我们金融开放之不足,但中国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损失惨重,人民大学最近的报告初步预计直接损失在3600亿美元,说明我们在金融投资上远远谈不上安全和稳健,在海外投资决策机制上需要完善的地方很多。在面临人类前所未有的金融风暴面前,单靠人民银行单兵作战显然不能令全国人民放心,中国的金融机构之间以“集体行动的逻辑”,加强合作和协调。我们建议国务院成立金融危机应对办公室,就本次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和金融安全的影响进行全面和快速的评估,制定金融国策,公开投资信息,向中国的所有金融机构提示风险。全国人大也应尽快制定《金融危机紧急应对法》,审议中国在海外的金融投资处置方案,维护海外投资的国家权益,并将反金融危机提高到宪政的高度。

 

就对中国实体经济的影响而而言,作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和投资拉动型的经济体,全球经济衰退对中国出口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毫不夸张的说,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我们在制定公共政策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如何使多个目标之间达到平衡。从当前来看,防止中国经济长期下滑的关键在于中国本身经济增长的嬗变,这显然将是一个长期和痛苦的过程,但美国金融危机也许被动的加快了这个本来应该早已经完成的进程。短期来看,最好的办法显然在于拉动内需,而拉动内需的关键现在在于改变目前改革的思路,一方面,改变扶持大企业的政策,真正扶持中小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在医疗、教育、住房等民生领域的改革方面一定要坚持“只能变好,不能变坏”的改革原则,让大家没有后顾之忧而不敢去消费。而不是继续推高本来已经身处悬湖的房地产,我相信国家想推高房地产,靠房地产来保增长肯定可以做到,但这无疑是让一辆出故障的车在高速路上边飞奔,危险性不言而喻。

 

最后,不得不指出,对于世界金融史上这次百年不遇的灾难,寥寥数语显然难以尽述如此宏大的命题。但归根到底,这毕竟是“美国的问题”,我们切不可因为投资损失巨大而乱了阵脚。虽然代价沉重,但不妨我们“血色浪漫”一把:

 

美国金融危机也许给中国经济和金融转型提供了另一个契机,在全球经济低潮的时候,实现从外向型为主变成以内向型为主的经济转型,改变之前资源耗竭的经济增长模式。同时,通过积极主动参与全球一致的金融救助行动,从美国金融危机中汲取制度建设方面的诸多教训,提升中国在世界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静候世界金融“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为中国在未来世界金融秩序的洗牌中争得有利之地,改变中国金融积弱之现状。

(南方都市报经济人之马光远专栏、新京报经济观察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