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消费券”是地方政府的形象工程  

2009-02-13 09:3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球都在发钱刺激经济,美利坚、欧罗巴、澳洲都在酝酿新一轮的发钱计划,我们的台湾地区,近邻韩国、日本也不例外。发钱无疑是好事,出于任何理由反对,都有毁人财路之嫌,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会被归于不厚道之流的。

这种发钱给居民刺激经济的做法,在中国的广东先以政府红包的形式出现,继而在成都、杭州等地以“消费券”的形式“借壳上市”。对其效果和定性,商务部副部长姜增伟说的就很清楚:部分地方政府发放消费券拉动消费是在特殊的条件下采取的特殊办法,一种比较可行的选择,并点名对成都、杭州等城市发放消费券拉动消费的做法和效果都给予首肯,表示商务部对此也在积极研究。

受当局这番对消费券性质的“钦定”的利好刺激,下一步由个别地方试点而升级成全国燎原之火,将之作为主要刺激消费的举措的手段极为可能。媒体跟风对此进行赞誉,比如,211日,某媒体刊登的《政府发放消费券是最不坏的选择》,是我见过的对消费券“最不坏”的评价文章。早先试点的杭州市也将在以前试点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搞旅游券、消费券、教育券等举措,并且表示将从公务员工资中切出一定的比例以消费券的形式发放。

我担心的是,官方的高度肯定,媒体的煽风点火,将本来一个没有任何标本和推广效应的“救急”的举措,升级成刺激消费的“主流”制度,将消费券作为刺激内需的“最不坏”的选择,对消费券本身的作用夸大其辞,更有可能误导刺激内需的政策方向,导致有关政府在下一步刺激消费的政策需选择上“跑题”。事实上,就公共政策的合理性而言,我认为商务部不宜在消费券问题上表态。作为全国流通行业的主管当局,当然希望消费越火越好,这和其政绩是完全挂钩的,因此,商务部作为“消费券”的间接受益方,这番表态本身偏离的公共部门的中立,不能将其表态视为对消费券本身的“正确看法”。

但鉴于在商务部的表态下,消费券本身的重要性和下一步推广极有可能,我认为的确有对消费券泼一点冷水的必要:

其一,蒙代尔建议给中国人发消费券刺激消费,其实他根本不了解中国的国情。我认为发钱也好,发消费券也好,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国的作用要比中国好,因为其居民在消费倾向和习惯上大多属于“月光族”,根本没有存钱的习惯,所以直接发钱或者消费券,刺激效果立竿见影,而我们银行居民储蓄达到20万亿,即使发了钱,也是一锤子的买卖,不会产生长久的效应。而且,在日本、我国的台湾,消费券本身的实验并不成功;

其二,目前发放消费券的地区,成都、杭州,都基本是针对可能困难群体,并没有实行“普惠制”。对这些群体而言,发送消费券根本不是处于刺激消费的目的,也根本刺激不了消费,只是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而已。对于困难群众,政府直接发放补贴是文明社会应有之义,不仅应该在经济危机中,更应形成长效机制即可,无需假消费券之名。

其三,消费券极有可能演化为商家清仓“滞销品”的手段。消费券的钱来自于纳税人,发消费券,然后让人们去去购买滞销品,本质上是鼓励落后生产力,对整个社会进步而言,是反市场的举措,在制度设计上不能自圆其说。

其四,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消费券极有可能成为寻租的新的“增长点”。在消费券本身缺乏规范、不透明的情况的情况下,消费券肯定会以定点采购、采购限定商品的方式出现。在某些公权力单位,也会成为发放福利的创新新式消费券在变调。

其五,消费券可能成为地方政府刺激消费的新的政绩,如果大家攀比,则消费券可能会变调,从鼓励消费变成强制消费。比如, 杭州已准备从公务员工资里扣除一定比例用消费券顶替。这让我想起一些困难企业,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只好把卖不出去的皮鞋发给员工,下班的时候,大家自行车后面满满的鞋盒,蔚为壮观。

其六、发消费券的钱哪里来,怎么发。这是一个严肃的公共财政问题,目前缺乏一个可以监督的透明的程序,地方人大对此根本没任何监督权,这是很危险的。事实上,经济危机下,无论是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其实都很缺钱,千万不要以为中国有钱。现在,中国有钱已经升级为国际性的误会了。其实,中国在很多民生领域的资金缺口非常大,我就不列举数字了。把有限的财力拿出来玩“刺激”,这对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和福利而言是一种负效应。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消费券对消费的刺激是一次性的,快感是一时的,这在中外都概莫能外。特别是在中国的语境下,对这个舶来品的确不能拨高到“最不坏”的政策选择的高度。刺激内需是一个长效的工作,需要扎扎实实的努力。绝对不能急躁和冒进,期待三拳两脚搞花架子,就能实现内需的井喷,是不可能的。我们不能忘记日本,从出口依赖到依靠内需,用了近20年的时间,我们更不能忘记,从98年开始我们就刺激内需,到现在仍然成效甚微,可见其难度和艰巨。

其实,地方政府在刺激内需上的急躁苗头已经出现,有些地方在刺激内需无效的情况下,竟然喊出了“消费就是爱国”,“买房就是爱国”等荒谬的口号和做法,这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某些地方政府说明对“科学发展观”的理解完全偏离了主题,更说明了一些专家学者在公共政策上的无能和智力残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过分夸大消费券的作用,可能在公共政策上诱发地方政府偏题跑调,将主要精力放在“消费券”等短期的措施上,追求一时的“快感”,搞刺激消费的大跃进。如此,则将再一次彻底把刺激内需的经念歪,贻误民生建设的大局。其实,还是那句老生常谈,中国的消费问题,根子不体制,根子在民生保障的残缺,采取头疼医头的手段,回避问题的核心和关键,很难期待有什么突破性进展。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