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国泰君安的32亿是“伪激励机制”的照妖镜  

2009-02-09 11:36: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泰君安“天价薪酬”事件在媒体的穷追猛打下有了最新进展:作为国泰君安国有资产管家的上海国资委紧急开会专题研究,但没有对外发表任何看法,而国泰君安也再次对媒体进行所谓“事实”的澄清,但似乎仍然澄而不清,事情的真相需要当事人更多的真诚和面对。

但就事件本身而言,即使没有奥巴马的“限薪令”的参照,没有经济危机的外围语境,一个国企动辄平均百万年薪的合理性根本无需太多笔墨的论证。其实,在2009124财政部就下发了《关于金融类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特别强调“要坚决防止脱离国情、当前经济形势、行业发展以及自身实际发放过高薪酬”。

《通知》的背景非常值得令人玩味, 不仅有金融危机下过紧日子的考虑,据“消息灵通人士”的透露,更有最高层对之前中国平安高管“天价薪酬”事件的内部批示。然而,我想说的是,无论是国泰君安也好,中国平安也罢,薪酬的高低只是货币的一面,更重要的,货币的另一面是:这么高的薪酬,难道真的是出于激励的考虑吗?

诚然,我们从来不否认激励机制的重要性,机制设计理论业已证明,激励是人类一个世纪以来进步的主要动力之一,在某种程度上,更是可以视为中国改革30年成功的主要经验。正是出于对激励机制的呵护,在奥巴马发出对华尔街高管的“限薪令”之后,引发了业界对限薪企业人才流失和企业自主经营的担忧。然而,对于中国的国有企业,特别是金融企业而言,我们首要要弄明白的是,支撑“天价薪酬”的公司治理的要素是否具备。

拿国泰君安为例,一年32亿、人均高达100万的薪酬支出,在中国金融企业其实非常普遍,国泰君安只是一个被暴露在阳光下的典型而已,绝非特例。因此,我们更希望用“国泰君安们”来强调问题的普适性,也就是说,回答国企“天价薪酬”的合理性,应该用体制来回答,而不是仅仅限于对个案的质疑。就中国的金融企业的薪酬而论,公司在治理方面的天然缺陷主要集中在以下三点:

其一,在一个以“任命制”为主的人事模式下,对高管进行激励,制度的合理性何在?既然是任命制,高管的任免完全取决于政府主管部门而非市场的业绩,这在中国很多国有大企业都如此,毕竟搞得有点竞争力的国企并不多。在任命制下,一个本来月薪只有数千的公务员,却因上级部门的任命摇身成为企业高管,一下子成为合法坐享数百万年薪的高收入阶层,这以华夏银行目前在任的监事会主席最为典型。

其二,高管的薪酬决策程序禁不住公众的拷问。众所周知,国企在公司治理上最典型的特点是“内部人控制”,也就是说,高管的薪酬名义上有股东决定,由董事会决定,甚至有所谓的“薪酬委员会”的考核,但事实上,都是公司高管自己说了算,这也具有很大的普遍性。正因为如此,国资委、财政部才吃力不讨好的出台一些限制高管薪酬的政策,不是没有任何必要,而是非常有必要。比如,在国泰君安的“天价薪酬”被媒体曝光后,我们没有看到作为公司股东的上海市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汇金公司等作出任何反应,上海国资委在紧急开会讨论国泰君安事件,但仍然没有在第一时间给公众一个及时的回应。这样,在股东的信托机构经常缺位的情况下,制定薪酬完全就成了高管们的“自娱自乐”。

第三,高管薪酬非常不透明。在媒体披露国泰君安的薪酬之后,国泰君安于24公开进行回应,要点有两个:一是32亿只是一个计提数,不是实际发放数,二是强调证券行业的周期性行业,薪酬政策普遍实行以丰补欠原则。这个回应,事实上根本回避了公众最关注的问题:那就是在32亿的薪酬里,高管们拿走了多少?这是问题的本质和核心,而且作为一个国有企业,有义务向公众披露这个事实。至于“发放”和“计提”,不过是发放时间有差异,但并不能否认高达32亿这个基本事实。

以上三个天然缺陷的存在,决定了中国国有控股的金融企业的“激励机制”完全沦为“伪激励机制”,也就是表现为要么对不该激励的人激励,要么不顾事实打着激励的旗号搞天价薪酬,这不仅仅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更会造成企业机制的扭曲和公平的完全丧失,而这种“伪激励”比不激励都戕害公平和正义。因此,在中国当前的特定语境下,高管们的薪酬复杂性远非美国华尔街可以匹肩,国有企业高管的薪酬不仅超越有超越国情的“畸高”问题,更有“内部人控制”下,股东决策和公众知情权丧失的情况下,高管们所进行的“伪激励”问题,而“伪激励”无疑是最大的不正义。

因此,在当下,对国企高管薪酬进行规范,其必要性自不待言,只要“任命制”存在一天,这样的限制和规范恐怕必不可少。但政策的着力点不仅仅要关注脱离国情的“天价薪酬”,恐怕更要关注体制性的“伪激励问题”。每当我们屡屡看到一些年龄已经达到组织部门任职年限的领导干部,“退居二线‘到上市公司任职,轻易的得到了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年薪,这是赤裸裸的利益输送和“退休福利”,这样不公平的“激励制度”不废除,“激励”越多,对公平和正义的戕害就越严重。就国泰君安的“天价薪酬”事件,我们期待的不仅仅是阻止“不正义”激励的发生,我们更期待真相,期待国泰君安将细节公之与众。

(南方都市报专栏文章)

 

  评论这张
 
阅读(4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