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数千亿信贷资金入股市风险堪忧  

2009-03-02 09:4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月份新增信贷资金高达1.62万亿元,几乎是去年全年新增量的三分之一。尽管有货币政策“急转弯”因素的影响,在金融危机的特殊关头,货币政策罕见的“宽松”,但宽松至井喷式的增长,依然令业界震惊。

我们需要回答两个问题:其一,这种信贷规模的增速有没有持续性,如果照此速度持续至年底,意味着2009年全年新增信贷规模将达到历史性的8万亿元;其二,新增的信贷资金去了那里,是投入了实体经济,还是流入股市“空转”。

当然,在“金融支持经济发展”的方针指引下,贷款增长势头强劲,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居民和企业对中国经济的信心,本应令人欣慰。但前提是,借出去的资金大部分应该大部分流向实体经济,流向“四万亿”的基础设施和民生项目,流向资金饥渴的中小企业。这是最理想的一个假设。

我们假定,即使4万亿政府投资项目已经规划完成并已审批完毕,从项目周期和进度看,目前也属于启动阶段,那么,新增贷款的增速显然和项目周期并不匹配。考虑到节假日等因素,以及制造业本身指标的下滑和房地产投资回落的事实,目前几乎没有数据指标证明大部分贷款进入了制造业和房地产。我们算一下:国家发改委已经批准和实施的国家2100亿的投资,需要的配套信贷资金应该在6000亿左右;根据历史数据,其他常规项目的贷款尚有4000亿左右。这样总计是1万亿元左右,相较于1.62万亿元,保守估计有五六千亿左右的资金去向不明。

这部分资金是否进入了股市,没有直接的证明,银监会和央行也都不敢肯定,但官方没有排除这种可能。其实,信贷资金是否进入股市,既可以看历史,也可以从2009A股反常的表现来反证。从历史考证,中国股市在每年的春节后,似乎大多会有一轮不错的行情,这种概率高达70%,主要原因是每年1月份都是放贷的高峰期,银行新增贷款通过各种途径都会潜入股市。

从今年股市的表现看,自200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1820点算起,至217日本轮最高2402点,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上证综指涨幅超过30%。尤其是春节后的十几个交易日,上证综指涨幅超过20%。考虑到今年宏观经济的数据并不妙,上市公司的业绩预报不太乐观,这种表现就很怪异。看看国际市场,美国的道琼斯工业指数在奥巴马上台后,屡屡以破新低考验着这位新科总统。而中国的A股在实体经济没有任何数据支撑的背景下,走出了独立的强劲行情,实在看不懂,个中原因的确令人寻味。

在银监会和有关部门对信贷资金流入股市调查的传闻下,A股现出原形:218日,上证综指大跌109.58点,跌幅为4.72%,创下年内最大单日跌幅。如果说18日的下跌有心理恐慌因素的话,在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上周表示要防止股市风险向银行传递和央行连续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回收近1300亿的流动性之后,A股的走法基本证明,的确是数千亿的信贷资金导致了本轮行情:从224日到27日,上证指数四连阴,特别是26日和27日连续两天,大盘暴跌,数百个个股跌停——在政策面没有任何利空的情况下,只能说明流入股市的信贷资金在严查的风声下,开始了加速撤离的步伐。至此,我们完全可以判断:本轮行情的真面目可以揭开了:不过是宽松的货币政策下,大量信贷资金助推的结果。

当然我们可以问,为什么有关部门不能未雨绸缪,严控信贷资金流入股市,而每一次总在信贷资金血洗股市一番后,有关部门才出来表示要彻查呢?考虑到我们特定的行政语境和期间复杂的利益博弈,特别是,考虑到银行并未完全独立和其承担的“政策性”放款使命,这种追问只具有象征意义。而且,除了体制性的因素之外,A股在信贷资金刺激下走出了的这轮行情,其实说明,在实体经济本身依然处于探底的阶段,放宽信贷的唯一结果,就是无处可投的资金只能流入股市空转,对经济的复苏并无多大益处。

我们估计,在中央财政2009年吃紧、地方财政依靠土地生存的好时光难再的情况下,“四万亿”经济刺激计划中的大部分项目的推动,恐怕要依靠银行来解决。据业界估计,银行信贷资金在地方政府的配套资金里所占投资比例可能高达三分之二。这起码可能引发三大风险:其一,因为信贷宽松,部分资金可能因为与项目周期不匹配而有机会流入股市空转,人为推高股市,引发金融风险;其二,银行出于配合国家政策放松对项目本身的审核,极有可能形成新的大量坏账;其三,尽管货币政策宽松,但一月份这种增速不可能持续。如果项目本身引发银行风险,中央无疑又将收紧银根,这意味着将形成很多的“半拉子”工程,最终还是银行买单。如果一旦形成恶性循环,大面积银行坏账卷土重来的可能会大大增加。

在这种情况下,宽松的货币政策某种程度上无疑意味着可能引发诸多的风险。在中国宏观调控历史上,这是有教训的。弗里德曼在《美国货币史》中认为1929年的大萧条是货币政策失败的结果,令人深思。不可否认,在史无前例的危机面前,金融的确应该支持实体经济的复苏,但这并不意味着在银行信贷方面可以搞“大跃进”,可以不顾风险的照顾一切融资需求,如果不对信贷项目予以控制,并有效监控出笼的货币,则不能排除引发弗里德曼所言的“货币的祸害”的恶果。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