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力拓为何抛弃了中铝  

2009-06-05 16:21: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易财经专稿,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65,力拓董事会在伦敦单方面宣布中止与中铝195亿美元的交易,并将依据双方签署的合作与执行协议向中铝支付1.95亿美元的“分手费”。与此同时,必拓亦宣布了配股152亿美元和与必和必拓组建铁矿石合资公司的融资计划。这意味着,在澳大利亚投资审查委员会615对该笔交易审查之前,中国企业最大的海外投资计划被力拓董事会主动否决。

对于力拓为何否决了与中铝的交易,原因不外乎三点:一是英国等小股东的一直反对,他们担心中铝注资后立场不能代表股东的利益;二是澳洲绿洲等将交易政治化;三是经济状况好转,力拓的危机得以缓解,中铝的注资不再那么迫切。

其实,前两点理由,一直贯穿在力拓与中铝该笔交易的始终,只要中国企业在海外的收购,如果听不到这两种噪音,那肯定不正常,一定都会是陷阱,中投入股黑石、大摩,国开行入股巴克莱,包括20082月中铝以140亿美金首次入股力拓,都似乎太顺利了点,噪音有一些,但基本是象征性的,而结果就是暴亏。中铝第一笔140亿美金的投资,一度跌去了70%以上,加上汇兑损益,亏损高达80%。第三点理由,似乎不是什么理由,但第三点理由的确非常关键,而从力拓一旦债务危机缓解,就毫不犹豫的抛弃力拓可以看出,这是一桩一开始就并非情投意合的交易。

中铝这笔高达195亿美元的交易,源于力拓高达387亿美元的债务重负,而其中89亿美元债务将于10月份到期。在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暴跌的情况下,从当时来看,力拓要在今年10月度过债务危机显然很困难。这个时候,中铝出现了,而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资源型的资产,无论是石油还是矿产,海外都会上升到政治层面予以解读。这次不例外,但在力拓生死关头,这已经不是什么实质性的障碍,西方人士的实用主义立场在力拓和中铝的交易里,自始至终都发挥的淋漓尽致,成也实用主义,败也实用主义。

而力拓当时选择中铝,并不是从心底里看好双方的合作,甚至可以说是迫不得已,除了必和必拓的敌意收购,没有别的机构对力拓的债务包袱不退避三舍。195亿美金,收购9%的股权和两个董事会的席位,就财务而言,对于中铝显然也是不合算的。因此,这是一起一开始不是为“爱”而存在的恋爱,力拓纯粹把中铝当成了一个天使投资者,可以解救自己危难的天使,而自己的对价,就是让并不是意中人的中铝注资。因此,双方不到两个月就“闪婚”缔结了协议。这么一个脆弱的婚姻基础,一旦现实危机不再存在,破裂肯定是必然的。我们可以说力拓不地道,可以说他们见利忘义,但这就是他们的实用主义。力拓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股价大涨,资金压力也已经比起半年前明显减少,他们对这么一个并不情愿的合作表现出悔意就成了必然,他们付出了仅仅1%的分手费,却让他们有了一个兜底的选择,而这个选择,不过是一个迫不得已的选择而已。而力拓的单方面翻脸,再次给厚道的中国企业上了一课,在与西方企业打交道的过程中,我们的确有点仁慈甚至老把自己当成一个抄底者或者拯救者,没有多为自己的利益考虑太多,在协议的文本里也没有给力拓毁约给予更多的、代价更大的毁约条件。根据笔者多年多并购的经验,1%的毁约费,肯定连中铝为本次交易支付的相关费用都不够。

因此这起交易破裂的直接导火索就是力拓的困难时光已经过去,中铝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而这在当初是力拓选择中铝的唯一原因,在力拓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中铝才出肯出这么大的手笔,而当困难一旦过去,被抛弃者,就是试图拯救力拓的中铝。至于小股东的反对,至于西方社会对中国企业,特别是国有背景的企业的一贯冷战思维,这都是我们早就应该考虑到的,没有那一起交易我们没有碰到这样的障碍和质疑,特别是在资源收购领域。而中铝之所有选择在这个时候,以在财务上根本不合算的195亿美元的代价获得9%的股份,也是出于这样的苦衷,只有在西方企业非常需要我们来救他们的时候,我们才有机会。中铝对这起交易的成功渴望众所周知,并为此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为交易已经完成了210亿美元的融资安排,并已陆续获得了澳大利亚竞争与消费者保护委员会、德国联邦企业联合管理局、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等各国监管机构的批准。而且准备为交易获得澳大利亚投资委员会的最终批准而将股权降至15%以下的比例。但英雄救美,当危难远去,中铝就成了最大的被动者。正如海外媒体所评论的:“中国方面,除了在该交易中开始时短暂占据主动外,其他时候大都是完全被动的,也一直在承受包括力拓股东、澳大利亚政府以及国外舆论的压力”。

力拓抛弃中铝,我们应该对此有所准备。而这个案例也告诉我们,在海外收购方面,中国企业面临的阻力远远大于想象,对于西方世界而言,他们的确还处在冷战的年代,他们对中国的误解远远多于中国对他们的误解。就海外的收购而言,国内一些极其幼稚者老是鼓噪中国企业去抄底,但事实上,我们永远抄不了底。一旦某个交易,我们能够轻易的获得,那肯定不是一个好交易。腾中收购悍马,西方媒体一片欢呼,鲜有质疑者,这就告诉我们,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交易。

力拓抛弃了中铝,对于中铝而言未必就意味着失败,虽然中铝的投资是一个战略性的选择,但就商业而言,也没有吃什么亏。我赞赏中铝老总熊维平的说法,我们积累了经验,这绝不是什么客套的外交辞令,而的确是我们实实在在的收获。中铝们作为海外收购的拓荒者,给中国企业的海外之旅不断的收获着经验,也不断地减少西方世界的误解。对于中国民众而言,力拓的举动其实也告诉我们,所谓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在商业领域并不过时,在这方面,西方对我们的偏见比我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评论这张
 
阅读(4630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