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光远的博客

资本、民生与法治

 
 
 

日志

 
 
 
 

中国CPI是“假摔”不是真跌   

2012-08-10 07:2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10日,除了中国在伦敦奥运会的金牌榜继续受到关注之外,另一个关注度极高的数字就是国家统计局发布的7月份的居民价格消费指数即CPI,1.8%这个数字是20102月份以来的最低值。其实,在国家统计局公布这个数字之前,市场已经普遍预期7月份的CPI肯定将在6月份2.2%的基础上,跌破“2”直接进入“1”时代。

7月份CPI跌破“2”,既有趋势性的因素,也有月份的特殊因素。我想,总体而言,三个因素对CPI走势的影响居功至伟:一是通胀进入下行通道的大趋势。本轮通胀的最高点是7月份,创下6.5%的最高点以后,受宏观政策,特别是货币收缩的影响,开始进入了缓慢的下行通道。再加上欧美经济的整体低迷,导致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下滑,输入性通胀的因素大大减弱,可以说,全球在今年上半年的物价,总体都是下行的趋势;二是翘尾因素的显著影响。7月份CPI创下30个月以来的新低,主要还是受翘尾因素的影响,去年7月份,CPI是本轮通胀的最高点,因而使得同比而言,基数也就是翘尾因素大,7月份翘尾因素对CPI的影响达到了0.47个百分点,这是首要因素;最后,必须谈“猪”的贡献。7月份猪肉价格同比下降了18.7%%,影响CPI同比下降约0.71个百分点。

正是在这三大因素的合力下,今年17月,CPI实现了“三连跳”,从“4”时代直接跌破“2”。但是,与CPI的显著回落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民众并不认为物价出现了如此显著的变化。蔬菜、食用油的价格即使在旺季仍然在上涨。当然,CPI的增速回落,并不等于价格的实质下降,CPI的同比数字本身也并不能反应真实价格的变化,再加上我国CPI消费品的构成以及选取的样本本身,一直与民众的感受脱节,出现这种一方面CPI在下降,另一方面,民众感受到价格仍然在涨的难以自圆其说的矛盾就不足为奇了。就此而言,我认为,将7月份CPI跌破“2”定义为“假摔”是很恰当的,

“假摔”不仅意味着价格并没有出现实质性的回落,而且,随着帮助“假摔”的季节性因素的消除,价格就会露出其真正的面目和真实的走势。笔者认为,无论是从下半年宏观经济走势,还是从翘尾因素,以及影响价格走势的其他因素而言。7月份的1.8%很可能成为年内物价的最低点,然后将稳步回升。理由有四:

第一,细心的观察者已经发现,尽管CPI的同比数字创下了30个月的新低,但是,从环比数字看,7月份的环比数据结束了连续下跌,4个月来首次出现上涨,而且,尽管食品价格保持相对稳定,但是分类来看,统计局公布的8大类物价数据中除了交通和通信以外,其他7大类价格同比都出现上涨,而娱乐教育文化用品、居住的环比涨幅都超过0.5%;其次,翘尾因素拉低CPI的因素逐渐减弱。7月份翘尾因素对拉低CPI的影响全年最大,8月份,特别是9月份和10月份,由于基数低,翘尾因素对拉低CPI的影响因素显著降低,这意味着,除非未来数月,新增涨价因素大幅减弱,否则,翘尾因素的消失也会使得价格重新回升;第三,不出万一,7月份的猪肉价格,也将成为本轮“猪周期”的拐点,猪肉价格已经连续数学跌破盈亏平衡点,国家又开始收购储备肉,但猪肉价格已经低到不能再低。监测数据显示,8月份以来,全国猪肉价格呈缓慢上涨态势。与731日相比,89日,猪后臀尖肉、猪五花肉价格分别上涨0.6%0.4%。分地区来看,近六成省区市猪肉价格上涨,随着下半年产能的降低,猪肉价格总体上涨是大概率事件;第四,货币政策基于稳增长的考虑将在保持稳健的基调下偏向宽松,上半年货币投放4.68万亿,预计下半年随着投资力度的加大,货币投放量至少将和上半年持平,全年将在9.5万亿左右,实质上属于稳中趋松的政策;第五,国际大宗商品以及粮食价格下半年重拾升势的概率很大,油价已经在涨,而受美国干旱的影响,国家粮价对中国粮食价格的心理层面的影响不可小视。

如果再考虑到下半年将深化资源价格等深层的改革,深化收入分配领域的改革,这意味着,就影响价格本身的因素而言,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多余拉动价格下跌的因素。这意味着,7月份“1.8%”真的会成为昙花一现的假象,如果对此过于乐观,很可能在年底,CPI重新回到“3”以上。如果我们考虑到宏观经济总体依然疲弱的事实,PPI连续5个月环比下跌是近年来少有的。说得再直白点,如果下半年宏观经济,特别是制造业没有明显的回升,而物价又重新回到“3”以上,可怕的中国式的“滞涨”局面就会出现。有些专家基于7月份的“1.8%”的数字,就轻易判断下半年可能出现“通缩”的局面,对物价的判断有点乐观主义,而对经济增长的判断又有点悲观主义。事实上,对于一个长期以来过度依赖货币增发作为经济增长最主要的政策驱动力的国家而言,出现通缩的概率是非常小的。

我担心的是“滞涨”,当然,我所言“滞”并不是传统经济学意义上的经济增长停滞,而是宏观经济可能在一个比较低的增速(比如,8%以下),但物价又上涨,而物价上涨的主要根源就在于为了刺激经济增长,继续超发货币,但在实体经济去库存化,产能过剩的情况下,超发的货币不会进入实体经济,而只会推高物价。当然,避免“滞涨”的政策工具和空间依然存在,免税,改革收入分配,将大量的财政盈余用于弥补养老、医疗等公共服务领域的欠账,真正向民间投资开放一切可以赚钱的领域,用供给学派替代凯恩斯主义。但关键是,有没有决心和魄力。如果像沈阳市一样,一方面国家释放货币,一方面大家都被罚得关门不敢开张,则“滞涨”真的不远矣。

  评论这张
 
阅读(34287)|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